小叔叔拿勺子

叔圈蹦迪

“旋转木马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游戏 两个人不停的追逐 却有永恒的距离 永远都不能在一起。” ​​​

【健秀/秀健】乌云之下(五)

“吴秀波 你到底拿我当什么人?”

吴秀波从没想过有这么一天。

他干了十几年刑警就和最精明的毒贩斗了十几年 李健那点儿心思 他早就有所察觉。

如今李健这样一发问 他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告诉他吗?」

「我不能啊...」

吴秀波皱着眉头。

「我这个样子十有八九会拖累你的。」



“...咳...什么什么人啊...”

吴秀波打起了太极 试图化解眼前的尴尬。

此时时间已晚 天色渐渐变暗 太阳的落下并没有改变天气的燥热 此刻的二人 都觉得有些胸闷气短......

“妈的 你有时候真像个娘们儿”

李健狠狠关上大门 暗骂一句。

“啊?”

吴秀波依旧装傻。

「随便吧......」

李健轻笑。

他回过身 走到吴秀波面前 站着低下头看他。

“吴秀波 你听好...”

“我喜欢你。”

————————————————————

吴秀波一直低着头 久到李健开始想要逃跑。

他觉得自己说出口真是个错误......

“我...”

李健犹豫不决 再次开口。


吴秀波突然抬起头 双眼像钉子般刺入李健心中。

同时 他流下两行眼泪 张开双臂 向李健发出拥抱的邀请。

“李健 既然说出口了 你tm可不能后悔。”


李健往前一扑 连吴秀波带轮椅推到了沙发旁边。

他张开长腿 跨坐在吴秀波的轮椅上 双臂撑着吴秀波肩 把他整个人禁锢起来。


“吴队...三年会不会憋坏了呀”

“你可以来试试......”

吴秀波挑眉 一只手轻轻附上了李健的臀。

他们的呼吸急促起来 不知是谁先伸手拉了窗帘。


李健低下头 疯狂的吻着吴秀波带些胡子的面颊 吴秀波双手在李健的腰游走 接着 他解开了对方的腰带...李健虽体力占上风 却在这场无声的交锋中快速败下阵来。

但他并不妥协。

李健突然站起身 弯腰从轮椅上捞起吴秀波 。

吴秀波一个重心不稳栽倒在李健怀里。


“吴队 别等不及了 我们去屋里”

李健一脸坏笑的抱着他 往卧室走去。

“你可拉倒吧 别高兴太早了。”

吴秀波虽被抱着 嘴也不示弱。


李健轻轻的把吴秀波放到床上。


那真是个很大的床 吴秀波恍惚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团白云 抱着自己的男人用一只手不停的摩挲着自己凌乱的鬓角 另一只手正不断向下探...

吴秀波一个翻身。

他伸出手按住了李健 吻了下去。


李健低声呻吟起来 他沉醉于对方身上淡淡的香烟味 沉醉于对方那略微扎人的胡子...

唇齿交缠的热吻让二人更加急不可耐 吴秀波感到自己腹下有无数电流通过 李健也是一样难受 。

但他还是一翻身 收紧手臂翻身骑到吴秀波身上。

这个动作差点让吴秀波笑出了声。

“怎么 李队......还不投降?”

李健掀起吴秀波的衬衫 露出他大片的胸膛。

“吴队 谁先投降还不一定呢...”


「是啊......」

吴秀波眉眼中藏着笑意 轻吐一口气 双手握住身上人的细腰。


“夜还很长呢 李队  我们有的是时间试试。”

————————————————

给大家吭哧吭哧开来一辆小破车。

【健秀健/微哈健】玻璃易碎(一发完)


健秀/秀健 微哈健
源自奶嘴老师脑洞
送给各位小可爱
一发完

——————————————————

「三天前」

“吴先生 这是李先生大衣里的东西”

“什么呀?”

吴秀波叼着牙刷穿着睡衣从卫生间走出来 接过阿姨手里的两张票 。

“音乐会的门票?两周前的?还是台北的?”

吴秀波看着来路不明的票 暗自嘟囔。

“先生您说什么?”

保姆没有听清。

“啊没事谢谢 你去忙吧。”

吴秀波挥挥手让保姆先下了楼 自己转身回了卧室。

「他是和谁去看的?...」

————————————————

李健慢慢摘下戒指。

他的后背附上一双手 顺着他的脖颈慢慢滑到胸前 不停的打转。

李健轻轻笑着。

“是直抒胸臆还是直抒胸肌呢?”

“成语我听不懂......”

身后的人趴在他耳边 吐着气音。

“不过...你的胸肌...手感真好.......”

手挣开扣子 探进衬衫。

李健转过身 双臂搭上对方的肩膀。

“那不如我们好好交流一下...”

“交流什么?”

“......你说呢?”

炙热的躯体间隔着一层薄薄的棉料 二人呼吸变得愈加剧烈。

衣衫一件件落地......躯体渐渐贴合在一起。

“哈林...我们我越界了......”

“那又怎样?”

「就当这是最后一次吧...」

李健想。

————————————————

吴秀波拖着行李 坐上了一辆机场大巴。

此时正直冬日的三九天气。

大巴的玻璃冻上了一层冰霜 吴秀波摘下手套 擦擦玻璃 又张嘴用哈气暖暖双手 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李健 睡了吗?”

老旧的按键手机放在远处的玻璃桌上 手机屏幕兀的亮起 黑暗里隐约看见床上的两人...

激战正欢。


吴秀波等了好久没收到回信就默认李健睡了。

「哎 录节目也累啊 不比我拍戏轻松。」

他摇摇头 攥紧了手里的一个棕色纸袋。

夜里的街道上安静通畅 大巴车走的很快 没一会儿就到了李健的酒店的附近。


“呼 真冷啊”

吴秀波走下车 深夜寒风凛冽 他裹紧自己的大衣 三步并作两步走向酒店......

“先生 您需要入住吗?”

高级酒店的大堂依旧灯火通明 吴秀波刚走进去就感到阵阵暖意。

“不用了 我找人。”

吴秀波走到柜台前。

“麻烦帮我查一下一位叫李健的先生住在哪个房间?”

“1509 先生,请您在这登记一下。”

“好的 谢谢。”

办理完手续 吴秀波径直上了15楼。

他对着电梯的镜面仔细整理自己被风吹过的大衣。

「半个多月没见了 突然有些紧张呢...」



「嗒 嗒 嗒」

吴秀波敲响房门。

没人回应。

「嗒 嗒 嗒」

吴秀波又敲响一次。

“谁呀?”屋里传来李健清亮的声音。

“您好 送餐。”吴秀波提高音调 想逗逗李健。

咔哒 门开了。

“哎呀这么晚你还叫了送餐......”

开门时的李健回头跟什么人说着话。

“亲爱...”


吴秀波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突然觉得很冷。

那是从后背窜上来的一股凉意。

他甚至不敢主动去看李健背后站着什么人。

「也许只是两个裸着上身前后站着的人而已...」

吴秀波一瞬间这样骗自己。

「我终于知道音乐会是和谁一起看的了。」

他反应了好久...至少是他以为的好久 久到他感觉全身都掉进了冰窖里。




“咣!!!”

棕色的纸袋被狠狠砸到地上。

纸袋里包的 是一个漂亮的淡蓝色烟灰缸。

因为很久之前 李健曾说他想要一个自己的烟灰缸。


吴秀波还嘲笑他不抽烟要什么烟灰缸。

李健歪头一笑

“要表明家庭地位 我们家两个男人。”


勇敢又珍贵。

只可惜

玻璃易碎。




吴秀波转身离开 李健想冲出去追却被哈林拦住。

“先穿衣服!”

玻璃的碎片扎到了李健的脚 但他早已顾不上......

他找不到吴秀波 找不到了...



彼时
一个四十多岁留着胡子的英俊男人站在酒店的露天台上。


叼着根烟 泪流满面。


「“我们都曾经寂寞 而给对方承诺
     我们都因为折磨 而厌倦了生活
     只是这样的日子 同样的方式
     还要多久。”
   《梦一场》
     是你的歌 歌词很巧 写了我们。」


次日清晨

李健收到这样一张便条和一枚戒指。

————————————————

晚安 梦一场.

之前那个失效了
最后发一次
本群无差互逆【健秀/秀健】
有洁癖误入
欢迎花痴 沙雕 表情包 段子 视频 文章
多戏阿姨请绕道(靴靴)
爱你萌❤

【健秀/秀健】乌云之下(四)


梧桐的树叶被微风吹得上下浮动,知了躲在树梢里叫个没完,室外烈日炎炎,人们汗流浃背。

而我们的吴队 此刻正抱着半个西瓜 坐在医院13楼的病床上看着电视剧。

嘎吱 门开了...

“快点儿 吃药 ”李健提着大包小裹的东西 风风火火的进门

“哎你怎么又吃西瓜?医生说了吃这份中药你得忌寒凉食物”

“西瓜又不凉!”
吴秀波盯着iPad屏幕 头都没抬

“再说这天 太耶了 你还不让我吹空调”他一挑眉 说着口东北话 抬眼看着李健

李健走过来 抢下吴秀波手里的西瓜和iPad。

“太耶了也不行 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
说完就抱着西瓜走到一边 自己吭哧的吃起来。

“医生说没说我在坐月子啊?!有没有人性啊你!我都醒了快两个月了 到底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吴秀波一连串哀嚎
他撇着嘴 直直盯着李健......和他手上的西瓜。

李健放下西瓜 转身看着他 舔了舔嘴边的西瓜汁。

「我ri」吴秀波心里一抖。

“先吃药吧”李健把药和水递到吴秀波身边

“...你今天就能出院了。”

“...咳...咳!”正喝着水的吴秀波顿时呛了一口

“真的啊?”吴秀波抬头 眼里都放着光

“那你带我回家......不!先回警局 我回去看看安排一下”

“你有病吧 哪有出院先回单位的 三年没你警局也没黄啊”
李健白他一眼 接过吴秀波手里的碗放到一边 开始给他收拾东西

吴秀波一歪头 抱着手臂 端坐在床上看着

良久。

他摸啊摸啊......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张银行卡

“诺 给你。”

“这什么?”李健回过头

“我把房子卖了。”

“你说什么?”

“我说 我把房子卖了”吴秀波正视着李健 一字一句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儿 你房子里的东西呢?”李健回过身 手撑在床边问他

“反正当时忙 吃住几乎都在队里 那家就是个摆设 剩了几件儿衣服 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前天让咱队小张打包拿走了 先放他那儿......”

“所以......”李健打断他的话

“那房子也没有电梯 太不方便......所以...所以你还是给我送回警局去吧”
吴秀波心里突然乱了 他慌张的躲开李健的眼神 低下头。

“呵 瞅你这话说的”李健接下卡片 无由来的一笑 他转身拿起毛巾 继续收拾

“怎么像我要给你送去坐牢似的......你还是住我家吧。”

“......?”这回换吴秀波不知所措了

“这...这怎么行?多麻烦你..”

“怎么不行?!”李健有些恼火

“卡都交我手上了 我说行就行!”

————————————

李健觉得自己委屈疯了。

他承认自己喜欢吴秀波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或许是为他在战场上的机敏所折服 或许是和他相处多年后被他的幽默风趣和旷达的生活态度所打动。
吴秀波看似平易近人 却始终用一个套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他人休想靠近半步。
李健没想到 他竟然悄无声息的卖了房子 给了自己全部的积蓄来报答这三年的付出。
李健知道他只是不想亏欠别人什么 但李健更想知道他到底把自己看做什么。

「战友?兄弟?......算了」
「不管是什么」李健摇摇头
「只要能把你留在身边 哪怕是暂时的 也是好的。」

————————————

二人在回李健家的路上一语不发。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

李健把着方向盘在前座面无表情的开车 吴秀波坐在后座睡觉装死。

......

“到了”
李建停稳车 下车去拿轮椅和行李。

吴秀波睁开眼 默默低下头 右手捏着自己只剩大半截的右腿。

“哎...这是干什么呀......我这不是拖累你吗?”

他的腿伤的太重了。

没有防弹钢板挡着 整条右腿的下半截被炸成一了团烂泥 那伤口令谁看了都心惊肉跳没人有办法拯救 再加上大腿上的刀伤 失血过多 最后只能将腿硬生生截去半截。

所有人都遗憾的不行 除了吴秀波。

他好像旁观者一样。

吴秀波醒来以后 发现自己变得残疾 连问都没问一句 更别说像常人一样崩溃哭闹。

这一切太过于正常 正常的有些不正常。

有一次 李健实在忍不住了 才问

“吴队...你这腿...”

“你别问了 我知道 就当给我的判断失误抵命了。”
吴秀波笑笑 眯起眼睛。

“这样也挺好 以后回警队当个顾问 出不了外勤 年纪大了 反而安稳。”
他低下头 轻搓着手指

李健既佩服又心疼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何尝不知道吴秀波的心思 虽受了重伤 头脑却还是清醒的把五哥差点逃脱的责任划归在自己身上 。

吴队从没抛下过警察的使命 哪怕是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

…… ……

哗的一声 车门被拉开。

李健推着轮椅刚要来扶他 吴秀波就单脚着地 扶着椅背自己站了起来。

“没事 我能走。”

李健看着他逞强 也不说话 像个木头一样 扶着轮椅杵在原地。

开门 进电梯 上楼。

二人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李健手上挎着一大堆东西 吴秀波怀里捧着一大堆东西 一站一坐 一个一脸受气样儿 一个一脸愁苦样儿 甚是好笑。

等到了家门口 李健拿出钥匙打开门 哐的一下把吴秀波推进屋子里。

吴秀波没有准备 又抱着一堆东西 被一推险些脸朝下摔倒。

他有些生气 刚想回头骂人 就看见李健眼眶通红 掐着腰 站在门口看他。

“吴秀波 你到底拿我当什么人?!”

......

————————————————

卡在这了 要表白了
那么是谁先说出口的呢?
嘻嘻

【健秀/秀健】乌云之下(三)


“今年的春天真暖和呀”

李健静静看着床上躺着的人。

我多想和你 和你再上战场经历枪林弹雨 多想看你指挥作战时紧锁的眉毛 多想和你休假时锻炼锻炼身体 陪你在大院儿的操场打打球 多想和你工作一天以后去门口的地摊来一碗馄饨......

“我多想 多想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

李健再从雨林里走出来已经是两天以后了。

准确的说 他是被人扛出来的。

身上一处刀伤 一处枪伤 无数剐蹭的小伤。

五哥 抓住了。

他被李队一枪爆头。

死在离边界还有不到100米的地方。

那场行动回来的人都说。

“李队长疯了。”

他下手狠厉 不畏生死 打斗时枪掉了也不慌张 直接用手去掰对方的尖刀 肩膀中了一枪只一个咧切 爬起来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往前追 两天没合眼 硬把五哥追死在了边界线。

所有人都佩服李队 任务完成后兄弟们也拼死把奄奄一息李队从边境带回了家。

李队和吴队躺在同一所医院。

李队失血过多 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

他还是挺过来了 医生说只要好好休养未来不会有大问题。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 在他执行任务和昏迷的这几天里 吴队被下了六次病危通知书。

医生说
“怕是醒不来了。”

那个冬天 李健的身体渐渐恢复 他穿着一件纯白色的毛衣 从自己的病房溜到吴队的病房 手上拿着一只淡粉色的康乃馨。

他坐了好久 一语不发 手指却深深的扣到沙发扶手里。

离开以前 他看着吴秀波呼吸罩下的嘴唇和苍白的脸庞 眼眶忍不住变得通红

他趴在他耳边说:

“万幸 万幸”

“只要没死 就还是活着。”

......

转眼就是三年。

吴队在床上躺了三年 李健就在病房陪了三年 他几乎不回自己那个落满灰尘的公寓 医院和警局成了他生活中的两点一线。

又是一年春天啊。

李健穿着浅蓝色的毛衣坐在病床的旁边。

他抱着把吉他 轻轻唱着歌曲

他是爱唱歌的 大学时就抱着吉他坐在操场上轻轻的唱 有的女孩们给他送花

“我知道并不是所有鸟儿都飞翔
当夏天过去后还有鲜花未曾开放
我害怕看到你独自一人绝望
更害怕看不到你不能和你一起迷惘
多想你在我身旁看命运变化无常
体会这默默忍耐的力量当春风掠过山岗
依然能感觉寒冷却无法阻挡对温暖的向往
...... ......”

“...追”

一瞬间 李健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按住琴弦 急忙放下吉他 靠近吴秀波 把手轻覆在他的手上

“吴...吴队?”

“...嗯.....”吴秀波的喉咙里发出哀鸣声

“医生 医生!”李健瞪大眼睛 完全乱了 他慌忙按下床头的按钮 又跑出门外大喊

...是要醒了吗?

“我知道你们是警察 好人总会有好报的 恭喜。”
医生合上病例本 对李健笑着说

“他刚刚醒 一切还需要观察 别告诉他太多事情 注意休息”

“好。”

深夜。

李健蜷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 双手紧紧的环着小腿。

他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

或者说,

他无法面对自己所想。

“你过来陪我躺一会吧” 床上的人突然发话

李健茫然的抬起头 黑暗里他看不清一切 但他只知道自己有多手足无措。

“不..不行 会压到你的”他下意识的回答

“过来吧 有点冷”吴秀波想挪挪身子 但还有点麻

“你别动”黑夜里 李健好像能看见他的动作一样 快速凑了过来

他小心翼翼的上床搭了个边儿 他感到吴秀波往他的方向挪了挪。

“你知道我喜欢你哪点吗?”
“啊?”
“离我远一点。”

李健彻底懵了 他刚傻乎乎的抬起一条腿准备下床 就听见身边人突然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哎你可别笑了 你笑啥呢?!”李健又气又羞 没好气儿的回问

“今天医生告诉我了 我睡了三年”

“是啊 没想到又活过来了”

“滚蛋 我醒过来不高兴啊”

“不高兴 刚醒就气我”李健赌气 把脸别了过去

“哎我说 你练的真壮啊 照顾我三年 也没丢了本事”

“你以为都像你天天在床上躺...你怎么知道是我?”

“猜的。”吴秀波淡淡回答

“我又没有亲人 又没有家庭 大半夜陪我的不是照顾我的是谁啊?深夜求艳遇?!”

“你可快闭嘴吧! ”

“哈哈哈......”

气氛有些尴尬 二人沉默了片刻。
吴秀波又突然开口

“那五哥...”

“死了三年了 我亲自解决的。”李健快速而简介回答

这次 换来的却是更长时间的沉默。

“怎么?我看你这样儿 还不舍的啦?”

“我那天跟你说的对不起你知道什么意思吧。”
吴秀波没有接李健的话

“对不起?对不起你喊‘离我远一点’喊晚了?”

吴秀波慢慢闭上眼睛。

“嗯......我累了 你别动 我们睡觉吧”

李健安静的侧侧身 没有再说话。

“哦对了 你歌唱的真好听。”

“......”

黑暗里 吴秀波缓缓撑开眼睛。

「....对不起......我有一点喜欢你。」

天空中月亮残缺一角 却无比明亮 宁静动人。

———————————————————————

晚安。

【健秀/秀健】乌云之下(二)


“跟”

吴秀波领着缉毒队的三人小组 走进了森林深处

他们头上是茂密而不见天日的森林 脚下是松软而泥泞的土地 五哥被人互送着先一步进入这片森林 这是一场决定丹城未来十年安危的无声战争 吴秀波脸上的汗不断滴下 他已经顾不得去擦了

“咔哒”

这大概是吴队这辈子最厌恶的声音

他的脚下 是粉身碎骨

“我艹”吴秀波暗骂一声

“李队 收到请回答”吴秀波按下听筒
“到”

“派两组人东西包抄 你带人过来接应我......带着排雷工具”

“是”

李健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听到排雷他心都漏了一拍

“不会真踩上了吧”

他当武警快十年了 大大小小的伤口 无数刀枪剑雨 也就这么大咧咧的过来了 可这次 李健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带着人加快脚步的往雨林深处走

“停”李健打了个手势示意停下 不远处看见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吴秀波

“完了”李健心里一颤

吴秀波突然回头 对着身后李健的草丛里大喊一声
“离我远一点!”

李健一愣 接着迅速组织准备作战

枪就扛在肩膀上 一动不动 豆大的汗珠如雨一样滴下。

吴秀波身前的森林里突然窜出一个毒贩 拿着尖刀 上来就对吴秀波的腿捅了一刀

“噗...”吴秀闷哼一声 单膝跪地

李健刚想行动 吴秀波却暗中给他比了一个待命的手势

“我脚底下有雷...”他强忍着发出低吼般警告的声音

“哦是吗?吴队 别来无恙啊”那人露出诡异的笑容 牙齿不整泛着油腻的黄色 头发上有一处明显的缺口 像是个疤痕

“刀疤 我要是松劲了咱们都得死”吴秀波大口喘息着 强忍疼痛 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疯子

“我今天就没要活着回去!”刀疤突然冲吴秀波狂吼起来

“我多少兄弟啊!死的死 进去的进去 还有我头上这块疤......这全都是拜你所赐!!!”

他抹了下嘴 眼神变得更加凶狠

“我17岁就跟了五哥 小20年了 跟你们警察也就斗了小20年 我的命是五哥给的 今天为了五哥我跟你死在这 不亏!”
他把刀深深的插到泥土里

“我告诉你 你来晚了 是你败了 五哥已经走远了 你?你就留在这给我陪葬吧”

“后退!!!!”吴秀波突然大喊

下一秒 刀疤死命的扑过来 吴秀波根本就站不稳 脚下一松劲

天空昏暗 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砰!”

爆炸声震动整个雨林 李健两眼一黑 周遭全是飞扬的泥土 他耳朵嗡嗡直响 看到的世界天旋地转

“吴秀波 吴秀波 吴秀波 吴...”

他的心仿佛坠到底下深藏的石窟 黑的 暗的 冰冷的 摸不着边际 看不见方向 狂喊之后只听到自己的回声 他挣扎着想站起来 却被尖利的石头划的浑身是血 他绝望的想大哭出声 眼前却多了丝丝的光亮

李健终于回过神来。

“李队 李队 你没事儿吧”身旁的武警问到

李健甩甩头 抖掉帽子上的泥土 看着队友被炸的黑乎乎的脸
“没事儿 咱队都没事儿吧”

“多亏吴队喊了一声 咱离得远 都没事儿”

“快!快去拉吴队!”

“队长......人...人怕是都炸没了吧”
“wcnm!说什么呢?!先去给我看!”

李健在战场上从没有这么失态过 几近连滚带爬的滚到炸点

是不堪入目 是血肉模糊

李健后腿一软。

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刀疤太激动 身上厚厚的钢板防弹服都没来得及脱就从他们的队伍里冲了出来 把吴秀波扑倒的一瞬间又瓷实的压在他身上 刀疤整个人虽然已经烂了 却带给吴秀波一丝生的希望

年轻的武警挪开上面的尸体。

“还活着吗?”李健脑海里只剩下这句话。

他不敢相信 昔日那个年轻英俊的缉毒警察 变成他面前这个样子 脸上覆盖着一层尘土 汩汩的鲜血从嘴角不断流下 腿部受伤更加严重 带着刀伤的左腿已经可见白骨......

吴秀波一歪头。

“李...李队......”

李健扑到吴秀波身边。

“追...追......”

“我知道 我知道 已经派人去了”
李健眼眶充血 急急忙忙的回答

“对...对不起......”吴秀波冲他艰难的露出一个笑容 接着慢慢闭上眼睛

“来人啊! 来人啊!!送吴队去医院!!”

年轻的武警 七手八脚把吴秀波挪到紧急担架上 李健刚想跟着队伍回去 突然脚步一滞

“你们先回去吧”
“李队?”

“我去带队追人 任务还没结束呢”

李健转身望向那片茂密的森林。

“我知道你的心思 我们始终有共同的信仰。”

“我要完成你...也许是你最后的心愿 无论生死 ”

李健拿起枪 召集另外的东西二组 像森林深处走去。

——————————————
依旧小学生文笔
......
这一定不会是长篇的 一定不是
(特长:给自己挖大坑)